背景:
阅读新闻

对话——黄小鹏

[日期:2014-04-25] 来源:艺术中国   作者:孙晓曦 [字体: ]

黄小鹏

录像、装置艺术家

1960年生于山西

1983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

1992年获英国伦敦大学斯莱德美术学院硕士学位

2003年任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油画系第五工作室(当代艺术)主任

 

艺术中国:黄老师你好,这个作品冲击力很大,谈一谈创作想法

黄小鹏:这作品实际上是闭路电视上面的一个小纸条,写着“闭路电视拍摄中,请微笑。”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这种生存状态是出于无形中的控制之下,把这个非常小的东西放得巨大是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感觉。另外一个有意思的就是闭路电视在英语里面刚巧也是CCTVClosed Circuit TV),所以我觉得这个中英文非常有意思。

 

艺术中国:你在广州除了从事教学外,那最近在关注什么?

黄小鹏:最近几年我做录像作的比较多,本来这次想展个录像,后来我觉得这个在整体来说更有意思,因为已经有几个录像了。我从去年开始也做一些这种文字方面的作品,比如上次在北京的一个作品是把意大利一个商场的广告通过金山快译转化成中文,最后变成一种非常荒谬的语言。这次这个作品没有用金山快译,这是一个正确的翻译,但正确的翻译有时候有一种双关语的东西,

 

艺术中国:谈谈广州当代艺术界与北方当代艺术界的特质,广州美院的实验艺术教育的状况

黄小鹏:不大一样,那边就是喜欢做当代艺术再怎么没市场都会一直坚持,所以人数不是很多,但是每个艺术家的目的都比较明确,作品也很有力量。广美实际上就我们工作室。我们的工作室有点像这边的综合艺术系,学生什么都做。

 

艺术中国:你好像对文字的东西很感兴趣

黄小鹏:这是我上次在连州做的作品(置于街头的红色条幅:一个部分将会刺激我们生产一因为你最近传布所有的布料,请在这时期中原谅我们变形向外向外的外表。)你看这个中文翻译是非常歧义的,这是用金山快译翻译的,我觉得把这种非常歧义的东西放在一个充满政治和商业的环境里面它会消解掉。我一直对文字很感兴趣,另外因为我在英国待了这么多年,对中英文翻译中出现的差错很感兴趣,我最近在做像MTV那样的作品,我们去唱K一般下面都有歌词,我就大量用这种错译,翻译错位。(最后制成真正的卡拉OK歌曲吗?)我是想做一个碟,比如几首歌,我现在已经作了两首《喜唰唰》和《ONLY YOU》,都是非常经典的家喻户晓的,当然影像方面完全不一样,比如《喜唰唰》我用的警察监视器里面拍的抢劫案,ONLY YOU是拍的导游小姐在给游客做宣传,我在改变她把她转化成好像在唱K

 

艺术中国:这些作品最后会发展成一个与观众互动的东西吗?

黄小鹏:对,但是如果观众来唱的话我不知道那种互动会什么样,因为那个文字是对不上的。我也在想这个互动,可能观众如果按照正常的记忆中的歌词唱出来的是另一种意外的有意思的东西。我还发现盗版碟很多翻译都错误,你会听英语的话就会发现那个翻译完全文不对题。这可能因为大陆的盗版碟很廉价,成本低,包括很多路标都非常有意思。比如这个“请在这期间中原谅我们向外向外……”原文是请原谅我们在装修期间的不雅外观,还有这个“最近传布所有的布料……”原文是我们会呈现一个新的面貌,那“面貌”这个单词在金山快译里会被翻译成“面貌”、“外貌”、“衣服”最后变成“布料”,这个我觉得实际上跟中国目前的发展非常接近,实际上中国是一个生产基地,尤其是这个“向外向外向外”。我喜欢在里面发现一些荒谬的东西。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hda-2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