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陈根:设计教育的国际国内现状与问题

[日期:2008-12-02] 来源:设计艺术家人物  作者:陈根 [字体: ]

设计教育的国际国内现状与问题专题讲座
主讲人:陈根
这是一场海峡两岸的对话交流,一场智慧的交锋、本质真相的剖析,非常高兴征得陈根先生本人的同意,我们将演讲稿进行整理并发表于大陆与各位进行分享。(供稿者2008-12-1序于台北)

非常荣幸能来到台湾来到台北与你们进行交流,你们的吴会长为这次的讲座做了很大的努力,我们先将掌声送给她。(掌声)还有你们的王校长为这次讲座的举办进行了精心的安排,提供场地以及这些音响设施,我们再一次将掌声送给王校长。(掌声)

来这里开讲座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一次在韩国我碰到了吴会长,因为她一直在努力推动海峡两岸的关系。她是我博士的同学,那天跟她开玩笑,你们台湾能不能给大陆输送一些稍微好点的学者过来,总是这么低估大陆学者的水平。在座的各位都知道曾经在大陆的一个学术名星,现在在你们台湾的监狱里思过。(笑声)不过现在好多了,有几位学者上了大陆CCTV的百家讲坛,他们是我敬佩的学者,特别是讲伦理道德的时候,在台湾比较开放的环境里还有这么严谨思想的学者是很宝贵的财富。(掌声)

这次原计划是一天半的时间讲宗教文化与战略,分三部分,佛教文化与战略、基督教文化与战略以及道教文化与战略。有多少是佛教徒举手认识一下,谢谢,占了一半人数。有多少是基督教徒举手认识一下,谢谢。有没有道教或者儒家的举手认识一下,谢谢。大家注意没有,我们在座的将近一千人,佛教人群是最多的,基督教其次,道教与儒家是最少的,而且小的可怜,我代表老子与孔子在此表示叹息!(笑声)(掌声)

在飞机上,看到了一份报纸,上面有很大的版面介绍台湾的工业设计,这个是我的老本行,所以我仔细阅读了一下。在机场就跟吴会长提出了我的想法,再加半天谈谈工业设计问题,她早上告诉我说可以加,所以我就先谈谈这个问题了。

为什么我来到台湾想谈这个问题,告诉大家心里话,因为有些话在大陆不好意思讲。大陆的有些学者很爱面子,说他不对他很不服气,心理承受能力相对较弱,所以忍了很久今天终于可以到台湾来讲了。台湾是全世界最民主的地方,民主到一个境界就连我同个祖宗的台湾前领导人都被大家给起诉了,非常不好意思。(笑声)
前几年我都在观察台湾的设计动态,很多产品确实做的很不错,而且整个制造业的环境、层次与理念也比较成熟。有机会的时候我带些大陆的学者专程来学习工业设计。(掌声)

我们现在来谈论主题,在大陆最近有工业设计领域的专家学者讲一个问题,说:中国的小企业大批倒闭主要原因在于小企业主要依靠来料加工,缺乏自主的知识产权。这样的说法普遍存在,我不了解台湾的工业设计学者是不是也经常这样提,客观的讲这个观念不是工业设计的学者先提的。这样的说法有没有错?没有错,而且很正确。但是错就错在工业设计领域的专家学者在这个观念上不加深思的扩张,提倡说工业设计是提升产品竞争力,实现产业升级的唯一途径。在我来之前更甚,大陆的一个商业媒体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国内某知名教授谈金融危机下是工业设计契机,我看了很难过。因此把这个话带到台湾来讲,我们到现在这样的状况下工业设计的学者与教育者们还这样说的话,我只能说是一种悲哀。

这是一种严重的站着说话不腰疼现象,不要总是把工业设计表达成救世主。看来是需要跟大陆的工业设计前辈,张福昌教授好好学习学习文化,很感谢张教授,因为我对工业设计的认识从他那里开始,对于工业设计我了解的可能不是很透彻。因为我从事工业设计领域的时间不算很久,但是也不算短,担任一家国际化集团的工业设计总监四年,工业设计产学研干了三年。工业设计领域的设计亲自在一线上做了这么多年,也搞过设计学术,国外也去过很多次也演讲过很多次并担任过比赛的组委会秘书长,应该来说还是具备发言权的。(掌声)
但是这么多年我的总结就是太累了,中国工业设计领域的学者务虚多务实少。不管从台湾还是大陆,日本还是韩国,从全世界的产业链角度看,工业设计只不过是产业竞争中的一个小环节。各位都知道,一个品牌、一个企业、一个产品的成功不是全靠工业设计,大家能明白吗?我再简单点讲,工业设计设计的再完美,如果没有战略的规划、如果没有可靠的技术现实、如果没有成熟的制造工艺、如果没有完善的生产作业、如果没有市场营销的运作,如果没有这些,工业设计有什么用?因此工业设计在整个产业链中只占据了很小的一部分。如果我们把工业设计表达成救市主,那是一种非常可笑的笑话,讲个基督教文化方面的故事各位就理解了。

基督教的圣经里记载着这样一件事情,说有一天犹太人串通了耶稣身边的财政大臣。通过贿赂耶稣身边的财政大臣得到信息抓到了耶稣,而后就把耶稣钉到十字架上。为什么要把年纪轻轻的耶稣钉到十字架上去呢?原来是耶稣经常说自己是救世主。于是这些犹太人将耶稣钉上十字架后,就对耶稣说:“你不是说自己是救世主是上帝吗?那请你先救你自己吧,赶紧从这个痛苦的十字架上下来,这样我们就可以相信你是救世主是上帝了”。这个就是正常人的思维,工业设计好与不好不是整天自己喊出来的,也不是国外用的好我们也一定用的好。也不是台湾用的好,大陆就一定也用的好。全世界80%的笔记本电脑都是台湾产的,质量与性能以及设计都很不错,去过大陆买过大陆生产的笔记本的人就知道,TCL、海尔这些笔记本很糟糕。今天我不是站在台湾说台湾好,说大陆坏,只是很客观的说问题,下午就会说到台湾的不好。

如果说工业设计可以拯救中国制造业,那么请您先救自己学科毕业学生的就业问题。大陆现在保守的估计工业设计学科的学生有80%毕业后是无法就业的,教师为了完成指标就学习企业做假帐,让学生拿着就业表找个企业盖个章然后就开开心心拿奖金。本可不站在这里揭露大陆同胞的短处而说这些得罪人的话,但看在大陆看到每年这么多的工业设计本科或者研究生毕业找不到工作,非常痛心。

在大陆,工业设计的学者一直喊着工业设计是企业的核心,有了工业设计企业就好象在市场上战无不胜的样子。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告诉我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么好的事情,请问工业设计的专家学者们,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办个企业用工业设计为核心来制造你们的产品,然后做成世界500强呢?你们又何必苦苦的看着企业的脸色,希望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项目给学生来为你创造价值呢?所以有些口号喊喊就可以了,喊多了就不合适。(掌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陈根  设计教育  现状与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