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Gregory Burns:艺术为他打开另一扇门

[日期:2007-09-19] 来源:设计艺术家人物  作者:外滩画报 [字体: ]
GregoryBurns:艺术为他打开另一扇门
Gregory Burns
旅行者、作家、演讲人、专职画家,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身兼这几种身份,也许一句“精力旺盛”就能带过,但如果这个人双腿残疾呢?恐怕仅仅用“真会给自己找麻烦”来形容他是不够的。勇于尝试、珍惜所有,甚至还有一点点“折磨自己”的倾向,构成了Gregory Burns 成功的真正要义。
如果不是罹患小儿麻痹症导致双腿残疾,Gregory Burns 很可能成为“一名普通的足球队员”,而不会以公共演说家的身份走遍亚洲和美洲,不会出版《绘画之旅》,不会创造四项残奥会游泳世界纪录,更不会成为一个专职画家,在世界各地举办自己的个人画展。
2007 年9 月28 日至10 月21日期间,南岸艺术中心将举办“ConnectionShanghai: Gregory Burns’ Exhibition”,展出Burns 以上海为主题的20 幅油画作品,同时以纪录片的方式展示这位美国艺术家的创作过程。
展览开幕前夕,Gregory Burns 在苏州河畔的这幢暗黄色的三层老楼里接受了《外滩画报》的专访。
比冠军慢了1 小时41 分钟
就在4 天前,Burns 参加了新加坡铁人70.3 三项运动赛。按照赛制,选手要先完成1.9 公里的游泳赛,紧接着进行90 公里的脚踏车赛,最后再跑完21 公里。作为比赛中仅有的12 名残疾人选手之一,Burns 的成绩是5 小时40 分钟。“最后的冠军只用了3 小时59 分钟,我比他慢。”对于他和正常选手的差异Burns 轻描淡写。
游泳的时候使不上双腿的劲,就好比没有舵的轮船,没有方向感,容易横向摆动,影响速度。三岁就开始游泳训练的Burns 曾在1992 年的巴塞罗纳残奥会上创造了100 米蛙泳的世界纪录,在1996 年的亚特兰大残奥会上创造了200 米自由泳接力、200 米混合泳接力和100 米仰泳三项世界纪录。
他总是抓紧一切机会锻炼身体,举重、潜水、登山,没少给自己找“麻烦”。“与命运抗争让人变得更强大、更出色,最终获得更多的快乐。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设定目标,找到自己的道路。当然,如果你想要一直吃冰淇淋也没问题。
运动让他变得强壮,有精力去丰富自己的生活。他旅行、写书、演讲、绘画,哪种身份最被他看中?“必须得选的话,我觉得我更是个艺术家,因为这包括了做运动员、演说家、作家、旅行家、情人??要做一个好的艺术家,你必须尝试很多不同的事情。”
逛遍了整个亚洲
Burns1957 年生于美国,先后在法国、德国、荷兰生活,19 岁远足跨越了整个南新西兰,又作为船员穿越加勒比海。1980 年,他移居中国台湾,第二年就踏上了横跨中国西藏、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为期16 个月的“跨越绘画之旅”。在那之后,他的足迹几乎遍布整个亚洲。他曾在香港和新加坡居住、工作、举办画展,还以公共演说家的身份走遍亚洲和美洲。44 岁时,他跨越欧洲进行5 个月“绘画及写作之旅”,后在印度居住多年,如今50 岁的Burns 往返于新加坡和旧金山两地。
Burns 回忆起在拉萨旅行时的一天晚上,他刚准备在大树底躺下,走来一个十多岁的藏族孩子,递给他几个肉罐头,“他那么小,那么穷,却来和我分享食物,这种慷慨不是你到处都能看得到的。”这是Burns 亚洲之行最难忘的经历之一。“他们内心有一种强烈的信仰,这是我想要的。那种力量你花钱也买不到,只有通过生活本身、通过修行才能获得,没人能送给你,也不会与生俱来。我坚信一个人拥有的东西都是他努力得来的。”
他说起话来平静温和,“好好生活,做个善良的人”是Burns 信奉的宗教。
只画美好的事物
Burns 作画喜欢即兴,不画草图,“我总是抱着最好的希望直接开始画,如果你事先画好草图,那你之后也只是在描现有的线条,那样毫无意义。”
他的画作色彩明亮,他用大幅的色块来表现不同的天气和背景,让画面呈现层次感。他的画中从不出现任何丑陋的东西,战争、冲突都是他刻意回避的,他只愿意用画笔记录下“美丽的、积极向上的事物”——对自然的爱,对宗教的崇敬,对生活的热情。“或许有一点老套吧,不过我不在乎,我不会因此去改变,有人说你画别的可能更赚钱,我也不理会。”
那些在艺术品交易市场上卖出天价的当代油画,他“看不懂”。“可能有很多人喜欢吧,但我看不到那些画价值在哪里。好的作品不一定适合做投资,好的艺术品和投资者们喜欢的艺术品是两回事。”
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求学期间,Burns主修视觉传达,兼修纯艺术,学习了各种各样的艺术风格和形式,从铜版画、抽象画到彩色玻璃画,从动画片到摄影,之后在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继续深造,取得了绘画专业的硕士学位,1984 年去台湾师从梁丹丰学习书法。
同很多画家一样,Burns 的作品经历了从具象到抽象的转变。“不过我不是抽象派,当然更不是具象派,我处在两者之间。我觉得西方人更喜欢抽象的作品,东方人则更欣赏现实主义的画作。”虽然健康之门向Burns 关闭了,但艺术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Burns 觉得,如果自己不是身体残疾,多半不会成为艺术家,而会是个足球运动员或者别的什么人,他说:“我想如果身体健全的话,可能我不会从事艺术,犯不着这么折磨自己,这可不是条好走的路,成为商人或者足球队员要容易得多了。是身体的缺陷让我有了更多需要表达、需要追求的东西。”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Gregory Burns  艺术为他打开另一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