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国画家郭全忠荣获"吴作人造型艺术奖"

[日期:2007-08-17] 来源:设计艺术家人物  作者:郭全忠 [字体: ]

郭全忠

《牧童》

郭全忠作品

2007年4月12日,以已故中国美协主席吴作人的名字命名的"吴作人艺术奖"在中央美术学院举行,来自陕西的著名国画家郭全忠荣获"吴作人造型艺术奖"。"吴作人造型艺术奖"被国内学术界誉为是目前国内各类评奖中学术含量最高的奖项之一,郭全忠是获得这一奖项的唯一一位中国画画家

郭全忠:我当时非常激动。我这一辈子,就是想自己的全部努力,想有一个学术圈得到认可。

美术评论家邵大箴:郭全忠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中国画画家,他不仅是有很好的素描造型,更重要的,他是有中国画的一种意韵。

画家崔振宽:他刻画的这个人物,既有中国传统的笔墨,又有当代人物的一种深刻性。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郭全忠在中国画领域得到这个奖项,我觉得是当之无愧的。因为郭全忠几十年来,他的最大的特点是,沉住气,扎下根,用非常朴素的情怀去关照普通的生活和普通的老百姓。

标版:郭全忠,1944年生于河南保丰,196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美协常务理事。

郭全忠尽管已经年过60岁,但每年依然要抽出专门的时间到农村采风.

郭全忠:下地了?这是啥?

村民:烟囱,拖拉机上的。

郭全忠:拖拉机上的是吧?

村民:你是?

郭全忠:我是西安的。你等等我来给你拍个照片。

郭全忠出生在河南农村,从小对黄土地、对农民就有着深厚的情感,在他4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农民"始终是他创作的主题。1979年,郭全忠凭借这幅《千言万语》获得"第五届全国美展"二等奖,这幅画让他在国内画坛迅速成名并且形成了自己的写实主义画风。"

郭全忠:那张画的主题性创作上,我觉得达到了一定高度。但是我深深地感悟到了一个另外一个问题:中国画的笔墨、中国画的语言、中国画的特点如何发挥的问题。你比如,我们素描稿子当时往往深刻,更感人;而变成国画以后,往往还比素描(构造)差一点。当时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事,于是我必须把它作为一种命题去研究。

对《千言万语》的反思使得郭全忠意识到,自己面临的是那一代国画家都无法逃避的问题,那就是如何消除人物身上的戏剧化痕迹,真正不加粉饰地表现新时期的农民形象。但是,要想从传统的写实画风中跳出来另起炉灶,要面临很大的风险。郭全忠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困惑之中。

郭全忠:我经常是奋斗了一生,就像打地基一样,我发现我地基太小,于是就周围重新开始打地基。所以每一个观念出来以后,一晃就是十年二十年,最后才结了个果子,所以这次路子走得是非常艰苦的。

郭全忠尽管今年已经64岁了,但性格中依然有很强的叛逆性,2004年,年界60的郭全忠,突发奇想,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辆汽车,学会开车仅仅两个月,他就带着老伴从西安驱车一千多公里到山东看海。

郭全忠:一到夏天,我要到海边去游泳,我爱游泳。有了车以后,到周围乡下,周围农村里面,春夏秋冬都可以跑去看一看。

或许是性格中的叛逆,亦或是长期生活在黄土地上的缘故,郭全忠从《千言万语》之后就彻底把写实画风丢弃。转型后,他的创作经常在不经意间表现出一种黄土地上特有的苦涩感。带着这种苦涩感,他再次参加了全国美展,但当时的评委接受不了,认为把人物画丑了,没有美术的东西。对于这些评价,郭全忠并不在意,对他而言,全国美展只是展现作品的平台,至于得奖与否,并不是最重要的,这幅名为《选村官》的画作,就是郭全忠尝试突破写实画风后的代表作品。

郭全忠:《选村官》这个画,人物形象刻画上还借助了很多素描,应该说造型上画得比较深刻、深入。被选的人是坐在底下,像很被动的;选举的像个主人一样,这种关系至今我认为,仍然这种处理强调了选举人的主人翁地位。包括笔墨上的处理,突然顿悟:充分把自己感悟的东西,把它能够从造型到笔墨能够表达出来,而不是我画我眼中看到的东西,(而是)看我心里面感悟的东西。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当时已经做出了一个质的飞跃。于是画的时候,笔墨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形的也就突破了,就是形不再受到那个具体的某一个东西的限制了。笔墨它的表现力也就表达出来了。

这幅《选村官》获得了当年的全国美展铜奖,郭全忠随心所欲的笔墨功夫渐渐被专家和评委认可。

郭全忠:我觉得我这一辈子就像爬山,你费尽了心思爬到那高度了,结果发现这是山的半山坡,以后你就觉得还有更高的高度。于是你又向上爬,爬到了最高处,发现又是一个高的,上面还有更高的目标的。所以这个目标我觉得,事业也罢,人生也罢,似乎我说只能看那个方向,很难说哪一个是终极目标。

正是在这种不断否定自己的过程中,郭全忠渐渐进入了创作的一个新阶段。这些是他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创作的作品,作品中郭全忠对自己追求的"苦涩感"有了更切实的理解与把握。他用写意的方法展现真实,以写实的精神支撑写意风格,从而赋予写意人物以浓郁的生活气息。这幅名为《早读》的画作,可以说是郭全忠艺术探索的集大成之作。

郭全忠:《早读》这张画我是为首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而创作的。这张画我就基本上想找到一个感觉,这个感觉就是一种声音感。你看小孩张着大嘴喊叫,这种感觉给我印象很强烈。所以我在构图上,就集中到底下一条,上面一半是空白,空白里面有东西,而不是白,而是我的所有未表达和想表达的东西,叫人能够从白纸里面给透出来,那个(窗纸一样)有那种感觉。人物也变成一种情绪的符号,超脱了本身。比如说人的脸的突出处理,衣服的处理,桌椅的处理,同一个笔墨感觉。我这个时候需要湿就湿,需要干就干,这个脸可以是线,那个脸可以是墨,需要什么就是什么。放松后面我的积淀还有一种严肃性,严肃后面是通过轻松的笔墨去表达。原来我是追求写实的,我的突破就是想把中国画变成一个写意的画,写心的画,写画家心灵感受的那些画。

历经数十载风雨,如今的郭全忠已经和陕北的黄土地紧紧相连,他的血液和那些鲜活的农民已经融为一体。有人这样评价郭全忠的作品:品他的画就像听豪放的秦腔一样,有一种从骨子里传递出来的浓郁的西北味道。从写实画风到写意画风,郭全忠对国画的探索还在继续。

郭全忠:笔墨里面有韵味,韵味里面是你的情感,包括你的生命的体验,你生命的价值,最后通过那个笔墨里面,高水平的人能看懂,当然了别人不懂的他是认为是一片黑,就像听不懂音乐的人,琴声是个噪音都可能的。就像我听古琴,那古琴魅力在哪?它就在那琴声中,就在那个琴声中体验出那种禅意,那种宁静,那种深邃,那种伤感。我想只画给知音者听,给听懂看懂的人看,它有个最高境界。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郭全忠  吴作人造型艺术奖